当前位置:中国残疾人用品网 > 新闻中心 > 正文

前来沟通的是自如的法务部门律师

时间:2018-12-04 17:01 来源:中国残疾人用品网 作者:admin 阅读:
  从租房自如,到以身试毒,继而起诉,已经过去了四个多月。这四个月里,王骁的生活和工作彻底“乱了”。
 
  两个月前,王骁突然发现自己的脚背上起了红疹,还伴随着阵阵瘙痒。开始她以为是蚊子咬的,但想到前些天同租的室友也有类似的症状,而且比自己更严重,又想到9月1日网络上曝出的患白血病去世的阿里员工,生前曾住在自如的甲醛房里,恐惧骤然而至,“不会我也得了白血病吧”。
 
  王骁所租的自如房,正是备受关注的“首租房”(即,通过自如APP首次对外出租的房源)。6月底看房时,装修用的人字梯还摆在房间里,工人们正忙着组装家具。王骁称,房间里当时也有异味,但她并未在意。这间小屋的朝向、户型以及价格她都很满意,隔天便入住了这里。
 
  身体出现异样后,王骁把症状和可能的甲醛威胁联系在一起,她连夜打车去医院挂了皮肤科急诊。医生告诉她并无大碍,但病因无法确定,可能是过敏,也可能是蚊虫叮咬,还可能是住所空气质量问题引起的。
 
  但接下来的几天,王骁身体的状况并未好转,原定的工作无法照常进行,父母还特意赶过来照顾她。
 
  王骁和室友向自如申请了免费空气检测,因甲醛房事件的持续发酵,不信任与日俱增,她又和室友自行委托了另一家机构做检测。 先是这家机构检测数据显示,房屋空气质量“不合格”,甲醛浓度超标。8天后,自如管家也在电话里告知王骁,两间房均“甲醛超标”。
 
  拿到检测报告后,她和室友开始与自如协商赔偿问题。王骁提出,需要安排全身体检,并由自如承担三倍租金赔偿,但当场被贺姓经理一口拒绝。而自如公开承诺的退租、换房、空气治理等措施,王骁觉得并不合理,也拒绝接受该方案。
 
  王骁加入了自如客的维权群,群中几百人与她遭遇大多相同,租住的自如房甲醛超标,身体出现过各种异常,并且没有从自如方面得到满意的处理。
 
  9月底,26名自如客选择北京振邦律师事务所提供的公益诉讼服务,委托该所对北京自如生活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提起民事诉讼,王骁也在其中。她第一个签下委托书,前后跑了三次法院,终于立案成功。
 
  姚云收到的反诉书姚云收到的反诉书
 
  被自如反诉
 
  甲醛风波爆发后,王骁成为首批用法律手段维权的自如客之一,但实际上在事态加剧之前,就已有自如客诉诸公堂。
 
  在“阿里去世员工生前租住自如房”的消息爆出前,8月16日,自如客姚云就已经向法院递交了与自如公司房屋租赁合同纠纷的诉讼材料。
 
  作为北京高校的大学毕业生,姚云与王骁的经历相似。她在入住自如房一个月后,出现头晕症状,皮肤也像王骁一样开始起红疹。姚云向自如申请了室内空气治理,治理人员均表示“没问题了”,但情况并没有改观。
 
  姚云和室友又请具有CMA资质的检测机构对室内空气进行检测,结果显示,两个房间甲醛浓度均超标。姚云拿到结果后,第二天就搬离了住处。
 
  姚云和自如就赔偿的协商同样不顺利,她无法接受自如除了退还剩余租金再补偿一个月房租,同时需要签“封口协议”的方案。8月16日,她向北京朝阳区法院提起诉讼。
 
  让姚云意想不到的是,起诉两个月后,她和室友没等到正式开庭,却先收到了自如公司10月25日的反诉状。
 
  实际上在一个多月前,法院希望能够庭前调解沟通此事。姚云记得,9月12日那天,在朝阳区法院酒仙桥法庭,前来沟通的是自如的法务部门律师。对方提出自如法务部门与销售部门分属不同部门,所以不承认之前自如经理、总监与她沟通的所有成果,并且要求重新提出赔偿方案。方案即“退剩余租金,并撤诉“。
 
  双方未就此方案达成共识,庭前调解未果。姚云觉得,这个方案还不如未起诉之前的方案。
 
  但不久之后的一份反诉状,让姚云目瞪口呆,用她自己的话说,这是“进入社会的第一课”。姚云和朋友都遭到了自如方面的反诉。
 
  根据姚元提供的法律文件,反诉请求要求他们支付2018年8月21日至11月20日期间的房屋租金一万余元及相关的违约金,同时承担反诉的费用。
 
  姚云告诉深一度记者,自己与自如签约的租期为一年,租金按季度支付。在8月21日以前,已缴纳第一个季度房屋租金、押金、服务费。而自己从7月28日起便搬离该自如房,且在8月18日已将解除合同告知函以微信和EMS两种方式通知自如公司。
 
  姚云向记者提供的《告知函》显示,姚云认为自如将甲醛超标的房屋出租给消费者的行为,系严重违约行为。本人现依法解除合同。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